營運簡介

細胞分子基因營養醫學

    我們提倡細胞分子基因營養醫學的理由:一般的「營養學」英文為 Nutrition,泛指一般消化生理學的食品營養而已,已經無法因應現時複雜的營養困境。因此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及和平獎的Linus Pauling博士在 1968 年提出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這個劃時代新觀念,它由希臘字 ortho 結合 molecule 組成,前者意謂「矯正」或「正確」,後者即是構成細胞的「分子」,所以在字面上是指「讓分子變正確的醫學」,中文譯為「正確分子醫學」,簡單說就是「用正確的營養素來矯正細胞分子缺陷的醫學」。

    由於此項醫學新觀念為強調採用<高劑量><純天然>的維生素、礦物質、微量元素、胺基酸、酵素及荷爾蒙等營養物而不使用藥物,也就有人稱其為「功能醫學(Functional Medicine)」。

    此學說著重於細胞中的營養生化調節,繼而促進細胞健康發展。它的理論強調人類疾病的主因是細胞缺乏營養,以及彼此失去有效的溝通及協調。所以,正確分子醫學的治療觀點並不會針對疾病不適的症狀,它以病症作為一個導引,幫助並尋找細胞失衡的原因,給予正確的營養補充,令細胞活化與重生,當細胞重生後病症便會自動消失。

    到了1989年,美國醫學創新基金會(Foundation for Innovation in Medicine)主席 Dr. Stephen DeFelice 有鑒於當時美國市面上「機能性食品(functional foods)」與「膳食補充品(dietary supplements)」充斥,然而這些產品只能提供最基礎的營養來源而已,大眾也無法辨別產品好壞,於是首創 Nutraceutical 這個字來做產品區隔,是結合 Nutrition(營養)的字首和Pharmaceutical(藥物)的字尾而成的新字,依字面中譯應為「營養藥物」,在台灣被譯為「營養醫學」。

    美國政府對Nutraceutical的定義是:<取自食物或食物的一部份,能提供醫學或健康好處,包括疾病的預防與治療。>可以清楚地看出就是用食物取代藥物的治療方法,也就是古老傳統概念「食療就是醫療」的現代化,不過,產品萃取層次要比一般食療高很多。

    市面上充斥的維他命、礦物質、草本商品、植物萃取品、胺基酸、酵素等營養食品或健康食品很多,卻都是低劑量的一般膳食補充品,沒病時吃好玩的而已,這些營養品無法符合營養醫學的要求。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認定真正的營養醫學產品必須能做到預防及治療疾病,於是稱之為「臨床營養學 (Clinical Nutrition)」,也在大學裡開授此課。

    Nutraceutical學說發展之後,又隨著基因科學研究的發展以及人類基因組計畫的實施和完成,已有不少科學家開始認識到營養與基因之間有其相互影響,基因與疾病也有重要的關連,因此營養學研究也邁入了一個嶄新的基因時代,提出 Nutritional genomics (營養基因學),是一門專門研究人類飲食與基因之間交互作用為目標的營養學研究新領域。

    有人又結合 Nutraceutical 與基因學二字組合成 Nutragenomics 這個新字,似乎可以譯為<基因營養醫學>,另外也有美國研究者創出 Nutraceutical gene therapy,中文譯為「營養醫學的基因治療」。

由於諸多名詞莫衷一是,有些中文譯名又太長,一般人也無法立即體會其意,因此本人建議中文使用「細胞分子基因營養醫學」,包括「正確分子醫學」及「營養基因學」,簡稱「細胞營養學」,比較符合目前全球的研究與發展趨勢。

    總而言之,人類所以會生各種疾病,都是導因於正確營養素攝取不足,讓細胞不健康,一旦被外來的細菌與病毒侵襲,便產生不同的疾病。但若能夠平時就用正確營養素把細胞養健康,讓細胞天天處在勇健的狀態下,外來的細菌與病毒就不容易作怪,甚至會被消滅,當然就不會生病了,而健康的細胞也比較不會轉變成壞的細胞,產生腫瘤。這就如同警察和歹徒對峙,身體好細胞就是警察,細菌病毒就是歹徒,如果警察(細胞)的體力與火力都弱於歹徒(細菌、病毒),如何制服歹徒?如何維護良好的身體?

    因此「用正確的營養素來矯正細胞缺陷的醫學」是最注重安全的時代潮流,也是回歸自然的最佳醫療方法,更是符合中醫<扶正祛邪>理論的現代高明健康術。

    細胞營養療法相當注重安全,所採用的全是自然萃取物,不會造成人體副作用、藥物殘留等問題。絕對不能使用人工合成的化學營養品。

    細胞營養療法講究「淨化」與「滋養」,淨化就是使用複合天然抗氧化劑、有效排毒的營養劑等來排除體內累積過多的毒素,讓體內環境乾淨,這也就是中醫的<祛邪>理論;滋養就是依據病人身體病況給予對抗疾病所需的細胞矯正營養素,繼細胞堅強起來,這也就是中醫的<扶正>理論。

    所以,細胞分子基因營養療法就是「順天應人」的醫學,完全無害無副作用。可惜目前的醫生大多不清楚這一門新穎的學問,因此本文在此呼籲:凡有識之士應該結合起來將細胞分子基因營養療法建構出完整的基礎理論,並實施於臨床,幫助更多病人能夠真正回復健康,則人類是幸!

營養和基因---窺探健康飲食的未來

FFA Issue 18 July 2003 - Diet and Genes  - A Look into the Future of the Healthy Eating

    正如人與人之間基因的差別決定了我們對各種疾病的感染,基因也決定我們的身體對食品中各種營養和抗營養素的反應。這門研究營養與基因之間的互相影響,以及有關飲食改良的科學領域稱為「基因營養學(Nutrigenomics)」(注:這個英文名詞,在中國譯為「營養基因組學」,在台灣譯為「營養基因體學」,非常學術,但是一般人無法懂,我們認為最貼切的用法應該是「基因營養學」)。

    20024月完成的人類基因組計畫,已開啟了讓我們更進一步去瞭解基因如何操作的大門。這項計畫也讓我們明白環境因素,其中包括我們的食物,如何影響體內的基因。或許有一天,食療師和醫生將能依憑個人的基因圖譜,提供更適合個人需求的飲食。

    2002年,威斯康辛大學的一組研究員從小鼠的體內剔除了一個稱為SCD-1基因,這項創舉營造了嗜食者的美夢,小鼠即使吃了大量高脂肪食物也不發胖。此外,小鼠體內的脂肪也不在肝臟或其他組織內積累。這些積累的脂肪,在一般情況之下會為健康帶來不良影響。人體中亦存在與SCD-1相等的基因,這說明為何有些人(雖然在人群中僅占少數)極易體格超重和肥胖,而且更易罹患因肥胖而引發有損健康的併發症。

    另一個例子是結腸癌,約5% 的結腸癌病例與通過遺傳而來的易感基因有直接關連,另外一些基因則以間接方式操作。這些基因使人對食物的作用更易產生反應,從而加劇或防避癌症的侵襲。

    觀察發現基因突變能改變鐵素的吸收,引致一些人士體內鐵素過量。這類突變使小腸對飲食中所含的鐵素吸收,超出正常水平10%。有這類基因突變的人比常人具有更小的每日鐵素最低需要量。幫助這些人更早識別他們對鐵素的需求,可以對飲食作出更適宜的選擇。

    照此類推,一系例疾病如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皆可從人與人之間基因的差異,來解釋為何一個飲食相似的群體,會在罹患疾病的傾向這一方面出現巨大的差別。

    研究員在調查中尋獲的證據顯示:人們吃的食物與他們的基因能起直接交互作用,並影響基因對人體傳遞的訓令。這種遺傳結構上的差別,一方面會影響營養代謝作用的快慢,導致毒素與致癌化合物在人體內產生;另一方面又會令保護心臟的脂蛋白增產,成為護衛健康的要素。

    許多科學家仍然無法明瞭,食物的特定成份如何影響人體的功能。例如,血壓正常的人士,或不因低鹽飲食而令高血壓下降的人士,能從低鈉的攝取獲得仍未辨認出來的益處。同樣的,低脂肪的飲食,或許未能令基因對此不敏感的人士,降低血液膽固醇的水平,然而他們肯定能從低飽和脂肪的飲食中,獲取其他裨益,例如降低罹患結腸癌、胰腺癌和乳癌等風險,同時更有效地控制體重。

    在不久的將來,基因營養學或能設計出適於個人的獨特高效飲食建議。根據美國基因營養學優異中心的看法,基因營養學所期盼的未來成果,是完成專為個人設計的飲食,或稱「智慧營養學」(即營養狀況、營養需求和基因圖譜的學問),從而避免或延遲疾病的發生,並使人類的健康能夠維持於最佳的狀態。

    不久的將來或許有一天,食療師在設計特定的飲食之前,首先要進行的是遺傳檢驗。從人類基因組中獲取的資訊,將輔助醫生和食療師繪制出個人對疾病的感染性與營養的交互作用,從而設計屬於個別人士專用的飲食計畫,以提高營養和減低染病的風險。這些計畫除了考慮個人年齡、營養狀況和需求,以及生活方式之外,還以他們的基因圖譜為根據。

    基因營養學的研究中最令人振奮的其中一面,是識別了引發慢性退化疾病風險的潛能。在中風、心臟病、糖尿病的病徵出現之前,科學家將為有關人士設計特別配製的飲食和生活方式,以期避免或延遲這些疾病發生。

    一些公司已積極研發能記錄個人基因功能的系統,並根據食物與健康補充食品的攝取,進一步瞭解這些基因功能對健康的影響。這些資訊最終將用於配製包含各種成份的食物。因為這些食物以特定的基因圖譜為配製的基礎,所以能保護這些人士免受疾病侵染或提升他們的健康狀態。